要经历寒冬的也许不止申鑫一家
  稿件来源:新民体育
  1月15日是新赛季职业俱乐部提交工资奖金确认表的截止日。申鑫俱乐部确认,退出新赛季的中乙联赛。这支深陷财务窘境的上海球队,还是没能支撑…


要经历寒冬的也许不止申鑫一家

  稿件来源:新民体育

  1月15日是新赛季职业俱乐部提交工资奖金确认表的截止日。申鑫俱乐部确认,退出新赛季的中乙联赛。这支深陷财务窘境的上海球队,还是没能支撑上来。实际上,不止申鑫,中甲、中乙的不少俱乐部都处于财务危机。中超以下,职业俱乐部如何活下来,是道答不全的难题。

申鑫,再见不知在何时?

  年关熬不过

  2019赛季,申鑫遇到财务危机,不少主力另寻东家,为了在中甲联赛对峙上来,俱乐部投资人徐国良举债度日,并从其余俱乐部租借了多名球员。了局,一个赛季背上5000万元的债务。在不人接手的情形下,如今的申鑫已“弹尽粮绝”。这个进程中,上海市足协也牵头做过努力,但不好消息传来。上赛季停止后,申鑫主帅朱炯转投青岛中能,队内核心徐俊敏转会北京人和,其余队员也纷纷联系下家,已经温馨的申鑫大家庭无奈散伙。

  1月15日,除了申鑫,还有几家俱乐部没交表。不得已,足协只好将时限放宽半个月。中甲的广东华南虎、四川FC、辽足虽然失掉喘气之机,但谁也不敢说他们终极能渡过难关。而即便有俱乐部退出,中乙俱乐部也没把递补机遇看做香饽饽,河北精英就废弃了这个资格。河北精英尚能自给自足,另一支中乙球队湖南湘涛则自顾不暇,队员从2018赛季讨薪讨到2019赛季,有人被逼得去足协门口拉横幅。不止湘涛,按目前的情形,中乙还有六七支球队也许熬不过这个寒冬。

广东华南虎、四川FC等俱乐部均陷入窘境

  投资成本高

  10年前,中超夺冠球队一个赛季投入8000万元,如今,诸如恒大、上港等中超权门,单赛季投入高达20亿元,保级队伍如河南建业,也需要砸下8个亿。与此同时,中甲、中乙的门坎也水涨船高,球员转会费和薪水外,园地租金、安保、赛事组织、竞赛差旅费等,都在上涨。上赛季冲上中甲的四川安纳普尔那近3个赛季累计投入2亿元,但此后就被暴光欠薪,弄得最初连中甲开幕式都废弃经办。中乙宁夏山屿海在寻求转让的公告中提到:过去3个赛季投入超过1亿元。已经在中超风光过的青岛中能,如今沦落中乙难翻身,由于要升回去,早已不是当初的成本。

  2019赛季,背靠地产巨头的深圳佳兆业终极从中超降级,让更多投资人感受到职业联赛的残酷竞争。从中乙到中甲再到中超,这一路要升上去,投入极高,风险很大。申鑫从去年终就联系转让事宜,俱乐部总经理秦蘋透露有情愿构和的企业,但终极并不接手的。

  辽宁宏运则仍在寻求本地政府的财政支撑。去年年终工资奖金确认表截止日前,正是签约的沈阳市支撑了数千万元,俱乐部最初时刻补发工资,拿到2019赛季中甲的参赛资格。目前,宏运各梯队已开启冬训,俱乐部期望省市有关部门即便不能短时间内给以资金支撑,但许诺的搀扶政策尽也许落实,如许投资方宏运集团才情愿继承投入。

资金问题让不少中小俱乐部头疼

  市场待遇少

  上海的山屿海集团从事旅游房产开发,4年前收购中乙球队宁夏贺兰山90%的股分,之后球队连续两个赛季排名北区第一,并代表宁夏失掉全运会男足四强的冲破。但经营至今,俱乐部面临不少短期内没法凭借自身能力解决的问题,比如由于贺兰山体育场改造,球队的训练质量得不到包管,球队状态受到影响的同时,俱乐部开销累赘更重。

  足协规定2019赛季中甲注资帽为1.1亿元,之后两年每年递减1000万元,中乙注资帽2500万元,到2021赛季减为2000万元。但仍有不少俱乐部默示,帽子还能够扣得低一点,如许有更多的成本压缩空间。有俱乐部管理层诉苦:“中乙很多球队场均上座都不到千人,一个赛季门票收入只有几万元,想冲超冲甲的球队如果头一年砸钱没到达预期,第二年就只能勒紧裤腰带。”

中甲、中乙联赛上座率惨淡

  缺乏副手,俱乐部往往选择中性名字,虽合乎足协要求,却是有苦难言。一支中甲球队投入5000万元,从联赛拿到的分红才40万元,其余商业开发很难兑现,甚至连竞赛转播都没法包管。

  中甲、中乙球队市场影响力、关注力无限,但是支出却直追中超水准,绰绰有余,是接连退出的主因。毕竟,投资人中多以民营企业为主,当初凭着对足球的热爱和足球职业化的热忱,他们一掷千金,却对足球工业和市场环境缺乏周期性的评估,一旦自身企业财务紧张,哪还有能力为俱乐部输血?申鑫曾靠发售球员来维持生计,但走了几名主力球队实力严重受损,且军心受挫,到最初仍没法留在联赛。

  地基不能塌

  那么,低级别联赛的水平究竟如何?是否是真的不值一看?当然不是。以2019赛季中乙为例,514场竞赛攻入1306粒进球,场均2.54粒,还有2名球员单场攻入4球,13名球员上演帽子戏法,金靴马晓磊播种23球,银靴朱世玉攻入19球。中乙赛场除了马晓磊、朱世玉、戈伟等前中超球员,还有何杨、曹添堡等名将,而殷铁生、卡洛斯、卡夫季奇、德拉甘等名帅也都执教中乙球队。

  中乙的竞赛质量晋升,局部球市也有回暖。像淄博蹴鞠和沈阳城市建设两队各有3场竞赛上座超过1万人,成都兴城和苏州东吴的竞赛上座率超过1.8万人。沈阳与成都最初的冠军战,入场人数超过1.6万。在微博等网络上,中乙竞赛的视频点击率也在增加。

  原本按照足协的计划,中乙4年里要在裁军至48支球队的基础上进一步到64支球队的规模,但在俱乐部遍及出现资金困难后,足协叫停裁军,2020赛季维持中超16支、中甲18支、中乙32支的局面。足协的调整失掉业界拥护,作为职业联赛的地基,中乙的全体质量需要失掉包管。有声音建议,或者考虑让中超俱乐部的预备队加入低级别联赛,增加话题和竞争性。

  新民晚报记者 金雷

Back to Top